2023-07-17

全国征集 | 分布式新能源碳减排量项目合作变现

前言

2021年,分布式光伏装机容量首次超过集中式光伏。探索分布式光伏参与绿电及碳市场,利用市场化手段代替政策性补贴持续激励行业发展将成为重点探索方向。而2023414日,国家能源局印发《2023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也明确要求,大力推进分散式陆上风电和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推动绿证核发全覆盖,做好与碳交易的衔接。随着CCER市场的开放,分布式新能源碳减排项目也将获取到碳市场的收益。

1.碳市场现状及增长逻辑

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核心是在全球范围内实现碳中和。从经济学的角度上看,实现碳中和有两种方法:一是在供给端降低新能源和碳捕捉的成本,二是在需求端通过碳税和碳交易增加碳排放的成本。

如何增加碳排放的成本?

目前,碳价格的形成有两种机制:一是政府定价,也就是碳税;二是通过碳交易。其中,碳税是行政手段,税率就是碳排放的价格;碳交易是市场手段,价格由碳排放的供给和需求的曲线来决定。这两种方式都能够增加碳排放的成本,而用市场的方式执行社会政策一般可以效率更高,浪费更少。碳资产的出现正是利用市场无形的手,引导碳减排资源与资金的流向, 从而降低全社会的减排成本,推动企业技术和管理创新,助力低碳行业发展。

碳市场现状及增长

碳市场分为强制市场和自愿市场。目前,只有被国家纳入碳配额交易市场的控排企业会被要求强制履约,其余企业则可以自愿参与市场交易。

与京都时代不同,在全球自愿碳中和的浪潮下,独立第三方机制下碳信用签发量增长迅猛。2021年独立第三方签发碳信用占自愿减排信用签发总量的74%2015年的17%相比增长4倍多,其中VCS占比达62%

根据全球自愿碳市场扩大工作组(TSVCM)研究,为了实现全球温升不超过1.5摄氏度目标,全球碳排放到2030年应当减少230亿吨,其中大约20亿吨来源于碳汇和碳移除,这需要全球自愿减排市场到2030年在2019年的基础上增长15倍。据此估计,2030年全自愿碳市场规模估值在300亿到500亿美元。

彭博新能源财经频道中指出,从现在到2050年,碳抵消需求可能会增长40倍,达到52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约占全球排放量的10%。到那时,价格可能达到每吨120美元,使其成为一个潜在价值达到6000亿美元的市场。

而对于国内CCER市场而言,2021716日,全国碳市场上线交易正式启动,每年覆盖二氧化碳排放量约45亿吨,是全球覆盖温室气体排放量规模最大的碳市场。成交数据显示,截至2023714日,全国碳市场碳排放配额(CEA)累计成交量2.399亿吨累计成交金额110.3亿元人民币。

北京绿色交易所总经理、北京绿色金融协会秘书长梅德文,在新浪财经2022年会暨第十五届金麒麟论坛上,发表演讲时指出:目前中国强制碳市场只有一个电力行业,未来可能在电力之后,再循序渐进地推出石化、化工、钢铁、有色、造纸航空等8大行业,配额可能到70~80亿吨,控排企业到达70008000家,甚至到1万家。

未来中国碳市场如果金融化之后,以70-80亿吨的配额,就相当于欧盟碳市场现在5倍的配额交易量。未来如果循序渐进的金融化之后,有可能是超过500-600亿吨,单价有可能超过200元人民币,交易金额有可能到达10万亿人民币以上。碳市场发展稳中向好。

2.分布式光伏碳资产开发

生态环境部发布的关于征求《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办法 (试行)(征求意见稿) 意见的函中提到:温室气体自愿减排项目应当来自于可再生能源、林业碳汇、甲烷减排、节能增效等有利于减碳增汇的领域,能够避免、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或者实现温室气体的清除。可再生能源范围较广,这里以主力军国内分布式光伏为例,谈谈可选择开发成的碳资产类型,如CCER或绿色电力证书等。

目前国内外的光伏项目可以开发成CCERVCSGCC,或做成绿电。其中VCS的主管机构Verra20226月更新的计划中规定,并网发电的光伏项目不可以申请VCS的减排项目,因此该条规定极大的限制了光伏项目在VCS标准下开发。而全球碳理事会(GCC)是由海湾研究与发展组织(GORD)于2016年在卡塔尔发起成立,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第一个自愿碳减排机制,其批准项目签发的减排量除了应用于自愿减排市场,也可用于国际航空碳抵消和减排计划等强制履约市场。

从国内碳市场来看,各方对于CCER重启的呼声日渐高涨,但直至其重启前,适用的方法学仍未公布。在假设能开发的情况下,我们推荐国内分布式光伏开发成CCER碳资产最佳。在这里我们先以现行方法学为例进行收益计算。

光伏开发采用的方法学包括3个,CM-001-V02CM-002-V01CM-003-V01由于CM-003-V01是针对离网型微电网项目,在此不做讨论。我们将项目排放量和泄漏量忽略为0。根据方法学的内容可以简化计算公式为:项目实际减排量 = 光伏项目上网电量 * 组合边际排放因子 = 电量边际排放因子OM*0.75 + 容量边际排放因子BM*0.25。按照目前国家发布的缺省值(如下图),以华北电网项目为例,其组合边际排放因子为0.9419*0.75+0.4819*0.25= 0.8269,当华东电网1亿度电上网发电量(10万兆瓦时),相当于8.269万吨碳减排量。其他区域可由此类推。

案例分析

某华北地区项目6MW光伏产生的减排量依据上述公式估算(受各地光照资源不同影响)

6MW x 1200h x (0.9419 x 0.75+0.4819 x 0.25)tCO2/MWh 

=6MW x 1200h x 0.83tCO2/MWh

=5976 t CO2

CCER按北交所过往均价50/吨计算,碳资产收益如下:

1年碳资产收益: 5976 x 50/ = 29.88 万元

10年碳资产收益: 29.88 x 10 = 298.8 万元

 *:排放因子根据2019年的数据进行计算。华北地区峰值日照小时数在1200~1400h左右,碳资产开发计入期预计分成两类,一类为10年一次性计入期,一类为7 x 2个计入期,具体可依据项目可行性与收益最大化为原则进行选择。

相比CCER项目的开发,国内和国际绿证的开发更加容易,也较好理解。一般来说,一张绿证对应的是1MWH的绿色电力,然后根据单张证书的价格进行交易,总收益即为证书数量 X单张证书价格。

此外,分布式光伏还可以开发成GCC碳资产,但在价格上会低于CCER碳资产。而分布式光伏开发为自愿减排项目时无论是CCER还是GCC,其价格都比绿证价格要高,增值空间大,但相应的开发周期也长。因此,在均能开发的前提下,建议项目开发顺序为CCER>GCCIREC

3.开发合作流程与模式

从上图项目开发流程上来看,以CCER的开发为例,需经过项目注册和项目减排量签发两个阶段。对于分布式光伏企业而言,项目开发痛点在于:

1)成本高昂。由于方法学复杂,数据计算及审核复杂,导致人工成本和认证成本都较高;

2)变现慢。CCER项目开发周期长,注册和签发阶段均需要审定机构对数据、文件进行核查,开发周期长达12个月;

3)成功率低。企业往往缺乏专业人员对项目进行评估、投资、开发、变现一套式规范流程。

合作模式:

威廉希尔品牌能源作为专业的开发商,负责前期的投资,陪伴业主走完碳资产开发的两个阶段。待项目开发成功后与业主按照约定比例共同分享碳收益。

写在最后

对于业主而言,在同一公司主体下,如果您手上1兆瓦~6兆瓦容量的分布式光伏(包含农光互补、渔光互补、有用户侧消纳的地面光伏和户用分布式光伏。可联系威廉希尔品牌能源进行可再生能源碳减排开发,实现碳资产的变现。

威廉希尔品牌公司核心团队是全球第一批进入国内外碳市场的领跑者之一,2006年起,足迹遍布全球,深耕行业数十年,具有极为丰富的碳信用产品开发、碳交易、碳管理、碳金融等经验, 拥有较高的行业知名度及长期互信的交易合作方。作为碳市场行业领跑者,从2005年开始至今,累计开发项目260+,完成自愿减排市场1亿吨交易量,参与试点配额交易量300万吨。

公司拥有气候金融产品开发、碳资产管理、清洁能源相关技术及工业节能、乡村振兴与绿色发展、以及产业投资及运营管理等方面的丰富经验。也愿意携手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世界500强能源公司、海内外大型企业、政府机构、绿色基金、政碳其全等秉承高效府其全应对气候变化、绿色低碳节能环保的核心理念,通过合作、共赢的模式,帮助客户实现绿色业态升级和碳资产的最优配置。